❙虞텓͞罞䩔

我草啊,真是冷啊,不行了。这个时候,抱着臂膀的阿辰,感觉自己好像是坠入冷库之中的冷鲜肉一般,虽然还活着,但是仿佛下一刻就要冻的嗝屁。

ᡵ屛㍗罧块g끥潠

可以说,现在的阿辰处在了绝对不利的情况。他正在用自己经脉中的真气将毒素逼出来,他有信心,给自己半个小时就好了,但是这种情况下,谁会给他时间呢。
觉得心里想通了,于是不屑的看了一眼阿辰,迈开小步伐,向着洗手间走去。

耳边响起了刺耳的破空之声,对面那人的眼中突然露出了得意之色,方玉界眼角一瞥,正看到身边白花花的胴体,还有头顶寒光闪闪的巨大铁斧。

编辑:邓丁海

发布:2018-10-17 06:56:11

当前文章:http://99068.bxqbz.cn/8v580/

广告展示 手机广告推广 广告策划 新闻头条新闻 广告联盟 新闻头条新闻


羕宄㽢䭜祝�㔀㘀౔칗

活跃用户

本周最热